自闭症教师流动大 五位数月薪难觅"星儿"家教

自闭症教师流动大 五位数月薪难觅"星儿"家教

时间:2020-01-18 06: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自闭症儿童被称为“星星的孩子”,这些孩子有语言能力却难以交流,有听力却充耳不闻,犹如天上的星星,拥有自己的世界,独自闪烁。从2008年起,联合国将每年的4月2日定为“世界孤独症日” 。

他们需要我们的关怀和爱护。今日本报带您走近“星星的孩子”,走近“星儿”的老师们。

“星星的孩子”需要教师的爱心和耐心。

文/图 本报记者 蔡镇金

厦门网( 微博 )-厦门日报( 微博 )讯 前几天,罗丽英突然接到一个妈妈的电话:她担心9岁的儿子小宇(化名)不愿配合参加爷爷的葬礼,希望此前教过小宇的罗丽英可以前往帮助开导。

罗丽英从厦门赶到石狮的当晚,说服了小宇,还签下“同意书”。第二天,在罗丽英的陪伴下,小宇静静地参加完葬礼,还和父母一起行跪拜礼。葬礼结束,小宇沉浸到电脑世界中,他不甚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小宇,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又被称为“星星的孩子”、“星儿”。罗丽英就是一个自闭症老师。

事实上,面对“星儿”的各种状况,不少家长求助于自闭症教师。只是,并非所有家长都能遇到“罗丽英们”,更多的“星儿”家长面对着专业老师匮乏的窘境 即使开出五位数的月薪,那位家长至今也未能寻得合适人选。

【现象】

找了多个家教,但都没做太久

家长称,为自闭症孩子找一个贴心的教师不容易

“我是一位自闭症孩子的妈妈,想借助报社给我儿子请一位家教老师。我儿子9岁,他性情比较温和,就是很少说话。之前我儿子有一位家教老师,她刚刚才辞职的,因为老师的孩子一直生病,身体不好,只好辞职了。我想继续请一个家教。”昨日,市民陈女士致电本报热线968820寻求自闭症家庭教师,月薪4000元左右。

陈女士说,她陆续找了许多个家庭教师,但都没做太久,有的是因为老师不能真正地去爱小孩,有的则是自身干不了多久就走人,要碰到一个贴心的老师并不容易。

无独有偶,市民王女士开出了五位数月薪,为自己轻微自闭症的宝宝寻找爱心家教,包食宿,男女不限,且没有太高的硬性要求。薪水诱人,但王女士却说,除别人介绍了一个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家庭教师。

【现状】

自闭症教师流动大,坚持下来的不多

老师的离开,对“星儿”的康复不利

不但家长在努力寻找自闭症家庭教师,厦门多家私立自闭症教育培训机构也在寻找老师,因为老师流动性大的问题困扰着他们。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我市经批准登记的私立自闭症培训机构有五家。此外,还有少数未登记的自闭症培训机构。

湖里区一家自闭症培训机构的教务处主任说,现在学校老师以90后居多,因为很多80后都留不住了,“一年半是个坎,大多数人干不了这么长”。从事自闭症教育的工作室负责人叶女士说,去年以来,她通过各个渠道招聘来的老师有近20个,但能留下来的寥寥无几,很多人没说就消失了。

教师的离开,不但令教育机构要重新招人,重新培训,也会对“星儿”造成伤害。一名老师带孩子久了,对孩子的性格比较了解,康复训练也更有针对性。孩子也会对教师产生感情和依恋,新老师的到来让他很难适应,且摸不准孩子的性格,有时候会导致训练效果倒退。

【探因】

自闭症教师压力大,且常有挫败感

私立自闭症培训机构教师普遍表示薪资不高

自闭症老师的压力是外人难以理解的。曾当过自闭症老师、现为幼儿园老师的方方说,当自闭症老师比普通学校老师更累。在幼儿园,一个老师可以同时管理二三十个,但一个自闭症老师经常三五个都管不过来。因为“星儿”喜欢封闭自己,你很难摸准他的性子,可能这一秒他还静静的,下一秒就可能失控大哭,你得赶紧去摸索他的行为动机和诱因。

因此,一个自闭症老师“上课”时,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注意下面各个学生的不同动态,并及时反复对他们举止进行纠正,即使有辅课老师帮忙,也常会搞得手忙脚乱。

然而,在付出很多心血后,却往往收不到心理预期的效果,有时候用了很大心血,好不容易教会了一个单词后,隔不了多久又忘了。为此,不少老师常有挫败感,此外,加上目前私立自闭症培训机构教师的月工资普遍不高,在3000元左右,因此一些老师最终会选择退出。

并非没有坚持下来的老师,但毕竟不是多数。厦门市残疾人康复中心李志卿是十几年的自闭症老师。她说,在私立培训机构做了好多年,最开始一个月800元,前几年也只有2000元,到现在经济条件也不算太好,但自己很开心,因为跟他们相处,能感觉到他们的心灵很纯净,也常常能感到他们和家长对你独有的依恋,那种感觉很难让人放弃。正如家长所说,没有对“星儿”的爱,很难坚持。

【建议】

盼政策加大扶持 培养自闭症教师

关于自闭症教育培训机构人员流动性大的问题,厦门一公立特殊教育学校的校长说,教育培训机构应加强教师间的沟通及心理疏导,同时也应创造机会,让老师提升专业水平,让他们看到成长空间;再者,政策方面可以给予私立培训机构更大的扶持力度,让更多的老师参加职业培训。

一位业内人士说,自闭症学校的教师,很少是“科班出身”,因为现有的高校几乎都没有这个专业,不少老师需要系统的培训,包括心理上。但很多私立培训机构由于实力有限,难以承受,相关部门可以承担起这一块。

(厦门网( 微博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