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男孩送校戒网瘾,2天后身亡,男孩母亲后

安徽一男孩送校戒网瘾,2天后身亡,男孩母亲后

时间:2020-03-24 06:4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0月15日上午,“男孩戒网瘾身亡案”在安徽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涉事学校负责人罗某以及张某祥、孙某民、王某、张某四名教官被控故意伤人罪和非法拘禁罪。审理那日,无当庭作出宣判。

男孩送特训学校戒网瘾却在2天后身亡

去年8月份,一安徽少年小李因长期沉迷于上网,其母亲刘女士便将他送往合肥一家特训学校 ,希望小李能够戒除网瘾。 然而,小李被送往特训学校才短短2天,却就此没了生命。 后经鉴定,小李是因高温、限制体位、缺乏进食饮水、外伤等因素引起的电水解质紊乱死亡。

男孩母亲悔不该送去特训学校

如多时光能够重来,我哪怕一分钱不挣也要好好陪着他。

可见刘女士万分悔恨,内心感到自责,当初就不应该将孩子送去特训学校,不该对特训学校充满信任。据刘女士所说, 自己的孩子小李从初二开始,就经常泡在网吧里上网,每次回家的时间都很晚。 慢慢地,小李几乎一整天就不见踪影,回家也就换换衣服又跑出去了。

后来,刘女士尝试过很多种方法,希望能将孩子从网络世界里拉出来,但都没有丁点效果。无论是为他报名动漫设计学习,还是送去部队锻炼,小李都坚持不下来。 刘女士实在拿孩子没办法,唯有依靠那家似有“名气”的戒网瘾的特训学校。

特训学校的“特训”手段:关禁闭

经审理查明,该所特训学校是有被告人罗某于2016年3月份注册成立并于2017年5月份开始招生。 然而这所成立不久的学校在招生宣传之时夸大其词,称其办校九年之久且零事故 ,家长满意度及学生转化率比均为百分百,绝对保证学生的人身安全。

每位家长将孩子送去特训前,都需要与学校签订一份合同,保证家长方不会以任何方式干预辅导中心的成长辅导 ,否则将视为放弃辅导,家长自行承担一切后果。刘女士所签订的合同总费为22800元,合同中表明小李将进行为时180天的隔离封闭式成长辅导。

特训学校对于不服从的学生会惯用“关禁闭”的手段,以此让不服从的学生识相听话。小李最初进入该学校时,因为不服从教官的话被带到了禁闭室, 双手被铐在禁闭室窗户栅栏最上面的横条上,由四名教官轮流看管。 小李被禁闭的期间没有进过食也没有喝过水,还要遭受教官们的殴打。 后某教官发现小李有异常,遂送往医院抢救,可惜最后仍无法挽回他的生命。

学校负责人及教官4人被控两项罪名

检方认为,4名被告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4名被告非法拘禁他人,应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刑事责任。其中3名被告应数罪并罚。

庭审争议点:有无自首?非法拘禁还是故意伤害?

在本次庭审中,罗某律师认为被告罗某除了在小李出事之后将其送往医院治疗之外,还有自首行为,希望法院能从轻判处。但是刘女士却不认同, 她表示罗某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孩子送至医院接受治疗。 据律师所说,法律规定报警了没跑,可以以自首对待。但罗某似有推卸责任于教官的言辞,不符合自首的坦白要件。

另外,罗某等人律师坚持被告5人不构成故意伤害罪,是非法拘禁致人死亡,属非法拘禁罪。律师辩称罗某等人仅是为了让孩子尽早戒除网瘾才采取了错误的方式教育,才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检方则认为,被告采取的错误方式是可以预见其严重后果的,在此可预见后果的前提上仍进行“教育”,实为故意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