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兵伐谋,其下攻城:中国智库的谋攻之道

上兵伐谋,其下攻城:中国智库的谋攻之道

时间:2020-02-12 18:12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孙子兵法谋攻篇》

孙夫子早在春秋时期就谈到:上等的军事行动是用谋略挫败敌方的战略意图或战争行为,最下之策是用武力攻打敌人的城池。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于2016年出版了《伐谋:中国智库影响世界之道》一书,总结了对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有益的诸多经验。历史发展、文明繁盛、人类进步,离不开先进思想的引领。在当前全球治理变革的历史转折点上,如何应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局势和风险挑战,同样少不了高端智库、优秀学者的作用。

今日,多位专家学者齐聚中国人民大学,在“新时代的中国思想与世界变局——中国智库国际影响力论坛2019”上共话中国智库未来发展之路。

大会伊始,中国网总编辑王晓辉讲的一个故事得到了现场的普遍共鸣。他说: “我在一次会议上听到‘政府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把群众的利益摆在前面,把群众的冷暖放在心里,绝不把群众的安危放到脑后’这一堆复杂的政治话语,一会儿是前面、一会儿是后面、一会儿里面,各种介词一翻,所有老外基本全都懵了。 我听见两位外国人在底下小声嘀咕说:群众利益到底放哪儿啊?”

说什么?何时说?如何说?中国智库想要做到“上兵伐谋”,既需要有具备重大影响力、公信力的研究成果,引领议题设置;同样也需要掌握符合新时代的传播话术并建立属于自己且能被他人接受的话语体系。

说什么:思想创新成果为本

《国家智库》总编辑于今指出: 智库如果生,就是生在思想创新力上,如果死,就是死在思维老化,与时代脱节上。 而中国智库想要在思想创新上取得突破,首先得解决“书斋里”研究多,“场景性”调研少的问题。没时间去调研,没时间去基层,我们自己、机构、政党、国家迟早吃大亏。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储殷认为:智库的关键当务之急是建立评价和淘汰体制,将智库回归民间,交给市场。如果智库一直在国家部委、厅局的背景下发展,那我们可能会听到许多“官话的重复”。 储殷称 智库要竞争、要淘汰,要以市场为导向,才能激发出优秀的思想成果。

何时说:把握说话主动权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俊生通过自己在美国的经历,与大家共同讨论了中国话语在国际场合希声的问题。

王俊生是2017年10月份去到美国,18年回国,正值中美关系转变时期。彼时,美国智库和美国国会会举办一些与中国有关的听证会,且基本对中国的评价都是非常负面的,但是我们的使馆官员很少有人去参加。王俊生说:“ 韩国、日本都会专门派一些官员去听,这种场合一般都有积极辩论的时间,即使不辩论,中国官员去坐在这个地方,我想他们也能稍微好一些 。”

“参与国际对话是我们智库发声的重要机会”国发智库研究院执行院长沈刚在谈到“何时说”时强调:在国际重大活动的前后组织发起相关议题,是智库发声的有效时间机会,既有利于明确我们的主张,又有利于各方意见深入交流,为后续研究提供素材。

如何说:大时代需要大格局 大格局需要大智慧

今天我们在很多国际交流方面,更多的呈现出一种防御的姿态,针对国际社会对于我国情况和政策的误解,会进行解释或是反击,这是一项必须的任务,但再上一个层面考虑的话, 国际舆论的斗争也需要防御和进攻相结合,需要我们对国际局势、舆论情绪有较高的眼光和把控度,以合适的引起国际社会的共鸣。

谈到我们的国际舆论斗争,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储殷直指最大问题是 “外宣内宣化” 。“我有时候不明白他们说给外国人听的,还是说给国内人听的。是说给互联网听,还是说给谈判对手听的。”“外宣内宣化没有任何效果,只是招人讨厌而已。然后再把这种招人讨厌用自信心一包裹,就像炸春卷,外面硬,里面软,没用”。

储殷认为争夺话语权的核心是要在“洋八股”和“土八股”之间找到能够沟通人性的东西。

无论是中还是西,只要意识形态在前,那么一开口就很可能堵上了一半听众的耳朵。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桅指出, 想要讲好故事,要有些大智慧。少一点中国、忘却中国才能更好地维护中国,而不要什么都打着中国的旗号。

当世界的镁光灯都直射到中美两国关系上时,当长期浸泡在传统大国与新兴大国角力的语境下,我们极易陷入怎么更好超过美国的“老二”思维方式。我们应该睁眼看整个世界,而不要盯着发达世界看。

王教授因致力于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跑过许多国家。他说: “要超越中国,想到世界;超越当下,想到未来;超越国家,想到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