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胜美”也有现实版!女子刚上大学就被亲爸

“樊胜美”也有现实版!女子刚上大学就被亲爸

时间:2020-01-17 17:4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讲述人:吴菁菁(化名)女 30岁 公司职员 现居桂林

文字整理:记者韦黎

都说有儿有女的家庭好福气。但是,如果做父母的不会做父母,做儿女的不会做儿女,这样的家庭不会省心。再甚者,父母离婚了,关系的复杂可以想象。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苦不堪言。

交换抚养权

签离婚协议时,父母已经说得非常清楚,我由妈妈抚养,弟弟由爸爸抚养。女儿和妈妈的关系毕竟亲些,能和妈妈一起生活,我当然高兴。但是离异后,妈妈的性格变化很大,脾气越来越暴躁,我的日子并不好过。

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懒得去管妈妈的唠叨,以及那些她招惹男人的流言蜚语。我顺利考上了高中。那年暑假,因为没有暑假作业,也没有任何压力,我过得非常愉快。见我每天都有活动安排,妈妈生出醋意:“你过得潇洒呀,没见我每天累得像狗一样,都不晓得帮忙。”

我问妈妈需要帮什么忙。“你弟要上初二了,学习一直不好,还有一个月才开学,你去你爸那边帮你弟补习。”姐姐帮弟弟补习,我当然不会拒绝。可是我这个弟弟,玩心太重,还和社会上的男人瞎混,一副混混仔的模样。我每天都去给他补习,尽了自己的全力,效果却不如人意。

开学在即,我以要买学习用品为由,拒绝再去给弟弟补习。缺席第二天,爸爸打来电话把我骂了一通,说我只顾自己不顾弟弟。那天开始,我对爸爸心生厌恶。想到一开学就能解脱,我忍住了。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晚上。

还有两天就要开学,我高兴地把住校的东西清点了一遍。妈妈走进我的房间,轻声跟我说:“你爸跟我讲,他想和我交换抚养你和你弟。”“什么叫交换抚养权?”“就是你由他抚养,我抚养你弟。”“我都住校了,哪个养还不是一样,不就是每个月给点生活费而已。”“还是不一样。他养你的话,你周末回家就去他那边,你弟过来跟我住,住你的房间。”我感觉晴天霹雳。

“妈,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就这样放弃我呀?”妈妈无奈地回答。“是你爸提出来的,他的脾气你晓得,不答应的话他会闹。再讲了,你弟现在跟一些不良青年混在一起,你爸管不了他,只能我来管,我的话你弟还是会听的。”“那我以后周末还是回家可以吗?我不住家里。”妈妈态度坚决。“既然你爸来养你,你肯定要回他那边,要是他不给你学费和生活费,你怎么办?”

想及以后的生活,我痛苦不已,感觉要入地狱一般。妈妈的态度再明显不过,她是偏爱弟弟的,我无法改变父母重男轻女的想法,只能随机应变。开学第一周,我两边家都没有回,留在了学校。

妈妈的电话打到了宿管阿姨那里。她把我骂了一通,说我不顾及爸爸的心情,他可是煮了一桌子好菜等我回家。虽然不情愿,我还是硬着头皮回去了。

饭桌上爸爸一直叮嘱我好好学习,还说等我大学毕业了,两个家庭都要靠我,弟弟也要靠我。我一听来了气:“你们都是成年人,凭什么以后都要靠我?我又不是生来就为挣钱给你们花的。”爸爸意识到自己说了错话,马上道歉。我没把这次不愉快放在心上。孰料,这其实是个先兆。

三年后,我考上了区内的一所大学。临行前一晚,爸爸把一张存有学费的银行卡递给我。“女啊,你爸挣钱不容易,你的学费和以后的生活费都不是小数目,如果爸从现在开始记账,喊你毕业以后还钱给我,你不会怪我吧?”我愣住了。诚然,满18岁以后我就没有权利要求父母继续养我,可是上大学是种投资,等我工作了,我难道会亏待自己的父母,不尽子女的义务?

让我还账这样的话,爸爸竟然能说出口,我对他失望极了。三年前,妈妈把我的抚养权给了爸爸,她伤透了我的心。三年后,我还没有迈进大学校园,爸爸又跟我说这样的话,我的心再次被捅了一刀。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父母,我还能指望什么?带着一颗破碎的心,我离开了柳州。

被亲爸逼债

一年过去了。

我的大学学业渐入佳境,还同时打两份工。第二学年,除了学费需要爸爸帮忙,生活费我已经能够自己应付。“哎呦,我女好厉害,才上大二,生活费就不用家里给了。”妈妈对我的能干很自豪。

爸爸也为我感到骄傲,偶尔打电话来,也是一番欣慰和夸赞。大二下学期的一个晚上,爸爸打来电话,问我有钱吗。我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需要钱应急。没想到,爸爸竟然说出下面这番话。

“我已经给了你一年学费和一年生活费,后面还要给你三年学费。你现在一边读书又能一边挣钱,如果你的钱花不完,现在就开始还钱给我,先还第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我每个月花销完,只存得200块钱,就这200块钱你也问我要?”“我又不是个个月要,你先存5个月,存够1000再给我。这样算来,你毕业之前就能还完一半钱。”“你就那么着急,等我工作再还不得吗?”爸爸叹了口气:“你弟读书要花钱呀,你妈那么穷,我要补贴他们才够你弟用。”

又是弟弟!

自从上了高中,弟弟每个月的开销如流水。考不上大学,爸妈就出钱找关系让他进补习班。弟弟还不争气,连个三流大学都考不上,只能去读职校。一入职校,弟弟就像蚂蟥一样开始吸父母的血,每个月两边都要给他生活费,即使这样,他的钱还是不够花。我决定和弟弟谈一谈。

听到弟弟的声音我忍不住发飙。“你们的脾气都这么差,还是我女朋友的脾气好。”原来弟弟谈恋爱了,难怪他的钱总是不够花。我没有劝他不谈恋爱,而是劝他省着点,父母挣钱不容易。我还把爸爸逼我还钱的事告诉他。“你现在花的钱,有一部分是我挣的。我才大你一岁,我挣钱你来花,你好意思呀?”弟弟根本不觉得难为情。“反正都是钱,花哪个的还不是一样。”

那一瞬,我觉得弟弟好像和我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我们的想法差别太大,注定形同陌路。

那天后,我再也没有劝过弟弟,也放弃了和爸爸妈妈再有什么深入的交流。我一边读书一边还爸爸的债。我只想安安静静地毕业,然后工作、嫁人,远离这群无药可救的人,远离这个家。

毕业前,我问爸爸我还欠他多少钱。爸爸高兴地回答:“整整1万5。”我说:“好,工作以后我会尽快还清这笔钱。”“一年内可以还清吗?”爸爸竟然只给我一年时间。他是我的亲爸吗?

同学很同情我,她们说即使还助学贷款,也没有逼还钱逼得这么紧的。我淡淡一笑,说我出生的时候被抱错了,我不是父母亲生的。虽然是句玩笑话,却是我的心里话。我非常厌恶他们。

那时,柳州和南宁之间还没有动车,还有3个多小时车程。这段距离却让我非常有安全感。我喜欢那种远离父母、远离家的感觉。孤身一人在外工作,住的是出租屋,每个月还要节衣缩食存钱还给爸爸。但是,我过得很开心、很自在。我祈祷这份自在就这样一直下去,不会改变。

不再纵容他们

没想到,弟弟在柳州读的职校,却一心要到南宁打拼。父母竟然还支持他!

我换了手机号,足足一个月没有和家人联系,就怕他们做出什么可笑的事。但是我上班的公司,家人是知道的,他们仍然有办法找到我。

2012年的一天。

前台通知我有人找。我匆匆跑过去。一看,是妈妈和弟弟,他们拉着两个大箱子。果然不出我所料,弟弟到南宁投奔我了,妈妈不放心他出门,也跟着过来了。“我是和人合租房子,你们还是去旅馆住吧。”我和两个同事合租,怎么可能接收两个家人跟我一起住。妈妈却不高兴了。

“我女的房子我还住不得?你弟体力好可以睡沙发,晚上还可以防小偷。”妈妈不听劝,非要住我那。只住了一晚,她后悔了。“你那两个同事眼睛都是往上看的,住你那就是看人白眼。算了,随便给你弟租个房子吧。”我窃喜。同事平时都很和蔼,她们只是配合我刁难妈妈而已。

弟弟租了房,还找到了工作。租房的押金和三个月的租金,都是妈妈帮他付的。临离开,妈妈给了他一笔钱,足够他半年的生活费。看着妈妈把钱塞到弟弟的手里,我终于明白弟弟是被宠坏了。想要改变一个被宠坏的成年男人,简直是难上加难。我决定放弃对他的改造,顺其自然。

后面的事情不难想象。宠爱弟弟的爸爸,一有空也到南宁看弟弟,一来看他就给他钱,还叮嘱他该花就花。我的心凉到了谷底。自从大学开始打工,父母没给过我一分钱,我毕业后租房的押金,都是借同学的。都是亲生孩子,父母对我和弟弟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我只能自力更生。

不久,我被派往桂林工作,并在那里扎稳了脚跟。我非常喜欢这个山清水秀的城市,决定在那里生活,不回南宁也不回柳州了。弟弟貌似也在南宁站住了脚,还找了女朋友,已经谈婚论嫁。

结婚本是件喜事,可是逢过节回柳州看父母,他们都眉头紧锁,长吁短叹。“你弟爱那个女朋友爱得死去活来,非她不娶,女方要求他在南宁买房子,还要10万块钱的礼金,这么多钱,我和你爸怎么拿得出!”“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我顾自己都顾不过来,没有多余的钱帮他。”

我的话一说完,妈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我没有人情味,不帮自家人。我义愤填膺地回了桂林。第二天,父母竟然出现在我家门口。他们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就差给我跪下了。“你有多少钱就帮你弟多少。这些年是我们对不起你,但是你弟毕竟是亲弟。”若是以前我肯定会心软。但是这次,我的态度很坚决。我不能再纵容我的父母和弟弟了。

弟弟的婚事吹了。

2016年春节回柳州,我先回了爸爸家。他坐在小区里晒太阳,头上多了不少白发。我没有跟爸爸打招呼,转身回了妈妈家。妈妈坐在门前择菜,看上去老了很多。一股酸楚涌上我的心头。

我厌恶我的家庭,厌恶家人。可是血浓于水,纵使走得再远,他们终究是我的牵挂。如果父母能够看到这篇文章,我希望他们能够放手让弟弟独立成长,更希望他们能够有自己的生活,幸福安康。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